当年Google收购Android内幕:三次关键会议决定了手机产业的未来

作者:admin 2021-11-29 浏览:25
导读: ADVERTISEMENT 2005年中期,Android 公司被 Google 收购,并且看起来前景相当光明。但其实在收购发生的六个月前,其情况似乎并不那么乐观。那年1月,这家初创公司急需现金,他们的主要任务也和大多数初创公司一样:急需资金的支持。 资深 Android 工程师查特·...

ADVERTISEMENT

2005年中期,Android 公司被 Google 收购,并且看起来前景相当光明。但其实在收购发生的六个月前,其情况似乎并不那么乐观。那年1月,这家初创公司急需现金,他们的主要任务也和大多数初创公司一样:急需资金的支持。

资深 Android 工程师查特·哈斯(Chet Haase)撰写的新书《构建Android作业系统的团队》中,他采访了数十名 Google 员工,回顾了 Android 系统早期开发的幕后故事以及被 Google 收购的内幕。

Android Inc.于2003年10月建立。最初开发这个系统的早期方向是建立一个数位相机的作业系统,但是后来才转向为手机系统。

Android 公司成立之初曾四处寻找风险投资碰壁,最终得到了与 Google 进行了三次谈判的机会,为了获得成功,当时Android 公司专注于三件事:

  • 第一,他们需要制作幻灯片来展示自己要做什么;
  • 第二,他们需要阐明自己的愿景,并提供资料帮助解释;
  • 第三,他们需要带着展示资料和幻灯片上路,向潜在投资者推销他们的产品。

下面就是关于这段期间,所发生了甚么事情。

初代展示的Android主萤幕

最初的 Android 系统展示由布莱恩·斯威特兰和克里斯·怀特编写,后来由Fadden补充,显示了主萤幕和几个应用程式,它现在我们看到的 Android 主萤幕完全不同。

安迪·麦可法登(Andy McFadden,团队中称他为「Fadden」)加入后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加强展示材料的制作,这是布莱恩·斯威特兰(Brian Swetland)和克里斯·怀特(Chris White)始终在研究的手机作业系统原型。

实际上,当初这个系统根本无法操作,只是在主萤幕上显示的一个几乎与投影片差不多的东西,里面是写死的内容和陈旧的数据,不过,这个展示代表了他们对于未来产品在实际出现时,可能会是什么样子的愿景。

Android的优势之一:行动硬体带来的商机

当这个团队设定他们的愿景时,他们制作了幻灯片来加以解释。这些幻灯片描绘了他们看到的 Android 在市场上的机遇,以及 Android 将如何为投资者赚钱的图景。

2005年3月的展示包含有15张简报,足以吸引风投和 Google 的注意。一张简报对个人电脑和手机市场进行了比较,这让推销变得有趣起来。2004年,全球个人电脑出货量为1.78亿台,而同期手机出货量为6.75亿部,几乎是个人电脑的四倍,但手机的处理器和记忆体仅与1998年的个人电脑相当。

在 Android 成立之后的许多年里,这个自定义字体中的「 Android 」一词仍然是该作业系统的象征

当时在 PalmSource 并最终加入 Android 团队的黛安·哈克伯恩(Dianne Hackborn),也注意到行动装置的这种潜力。显然,行动产业已经做好了大爆发的准备,因为终于有了足够的力量来建立一个真正的、有能力的运算平台。

哈克伯恩说:「你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硬体越来越强大,市场规模已经超过了个人电脑。」

2004年,手机的销量已经超过了个人电脑销量,这为拥有更强大软体的手机提供了巨大机遇

简报中还指出了行动软体成本不断增长的问题。硬体的成本在下降,但软体的成本没有下降,这使得它在每部手机的生产成本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但是,手机制造商不是软体平台开发的专家,也没有能力或兴趣提供日益增长的功能,以使自己的软体有别于竞争对手的软体。

因此,这对于Android团队来说就是机会。

Android的优势之二:开源

Android 的第二个要点是,开源平台的市场蕴含着巨大的机会。也就是说,Android 将是个免费的作业系统,制造商可以透过开源获得。公司将能够在自己的手机上使用和分发这个作业系统,而不需要受制于软体提供商,也不需要自己构建。

虽然现在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但这种开源方法在当时还是首创。

在当时,微软提供了一个专有作业系统 Symbian,制造商可以获得授权,然后移植到他们自己的硬体上。Symbian 主要由NOKIA使用,SONY和Motorola也部分采用。RIM 有自己的平台,只在自己的黑莓设备上使用。但对于那些想要一款功能强大的智慧型手机而又不想构建自己的作业系统、不花大力气定制现有作业系统、不支付高额授权费的制造商来说,他们别无选择。

这张幻灯片展示了开源平台的潜力,因为它能提供当时无法提供的东西 

更大问题的是,当时已有的手机系统,并未能为创造出一个应用程式生态系统。Symbian 为作业系统提供了部分核心基础设施,但UI层留给了制造商,这导致了针对某种 Symbian 机型编写的应用程式,不一定能在其他类型的手机上使用,即使是来自相同制造商的手机也不通用。

Java语言在伺服器和PC电脑领域被誉为「编写一次,随处运行」,它本可以提供这种跨设备应用程式功能,但Java ME在行动领域远远达不到这一点。Java ME 确实在设备之间提供了至少相同的语言,其透过提供不同版本的平台,解决了手机中各种外在因素和体系结构的问题。但当不同设备的功能差异很大时,这种方法还是会失败。

此时,也有厂商认为Linux 是「救星」。

德州仪器(TI)提供了基于 Linux 作业系统核心的开放平台。所有制造商需要的只是 Linux 本身,来自TI的参考硬体,然后是大量的其他模组,制造商必须购买、许可、构建或以其他方式提供这些模组才能创建自己的设备。

德州仪器虽然提供了基于 Linux 的解决方案,但是驱动程式和其他组件的许多细节都留给了制造商,这并不是个令人信服的选择

Android 希望提供世界上第一个完整的开源手机平台解决方案。它建立在 Linux 基础之上,就像德州仪器的产品那样,但也将提供所有必要的部件,这样制造商就只有一个系统可以用来制造和发货他们的设备。

Android 还将为应用程式开发人员提供单一的程式设计模型,这样他们的应用就可以在运行该平台的所有设备上运行相同的功能。透过拥有一个可以在所有使用它的设备上运行的单一平台,Android 将帮助简化手机设计和制造。

问题:既然你是开源平台,你要怎么赚钱?

Android 公司幻灯片的最后部分是 Android 将如何赚钱。幻灯片中描述的开源平台本质上就是 Android 团队最终构建和发布的平台。但如果这就是全部,那么这家公司就不值得风投们为其提供资金了。

从拯救世界的角度来看,开发和赠送开源平台听起来很棒,但回报在哪里呢?投资者的好处在哪里?

对于手机领域的其他非开源平台公司来说,获得收入的路径相当清晰。微软透过将其平台授权给 Windows Phone 合作伙伴来赚钱,售出的每台手机都能为微软带来收益。RIM既从他们销售的手机上赚钱,也从他们忠诚的企业客户签约的、利润丰厚的服务合约中赚钱。NOKIA和其他 Symbian 采用者透过销售他们生产的、搭载 Symbian 作业系统变体的手机来赚钱。同样,所有其他手机制造商都透过销售手机产生的收入为自己的软体开发提供资金。

那么,Android 的策略是什么?如何为开发这个他们还没有建立的、并将免费赠送给其他制造商来制造自己设备的开源平台提供资金呢?

营运商将为基于 Android 作业系统的手机客户提供应用程式、联络人和其他基于云端的资料服务。营运商将向 Android 支付提供这些服务的费用。斯威特兰解释说:「我们不会营运和托管服务(就像 Danger 对 Hiptop 手机那样),我们会构建服务并将其出售给营运商。」

这张幻灯片展示了基于营运商将从 Android 获得许可授权服务的盈利之路

找不到人投资Android,因缘际会遇上Google

Android 团队锁定了几家风 *** 司,大部分位于远离矽谷的东海岸。正如瑞奇·米纳(Rich Miner)所说:「麦可法登曾经在Sand Hill Road(矽谷西部的一条主干道)来回穿梭,当时他向这些投资人介绍 Android 系统作为相机作业系统,但总是遭到拒绝,甚至是他自己担任EIR(常驻企业家)的Red Point公司。」

之后,他们锁定了还没有去介绍过的风险投资公司,在联系这些风投的同时,Android 团队还与 Google 进行了会面。

2005年1月初,Google 联合创始人赖利·佩吉(Larry Page)邀请麦可法登来 Google 会面。佩吉是麦可法登以前所在公司生产 T-Mobile Sidekick 手机的粉丝,所以他想和麦可法登谈谈行动产业的趋势。

这是一次规模较小的会议,Android 方面只有麦可法登和西尔斯,Google 方面有佩吉、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乔治·哈里克(Georges Harik,Google 的早期员工)。

西尔斯记得那次会面非常随意,但 Google 显然对麦可法登和 Android 的所作所为很感兴趣。他说:「那次会面一开始,佩吉就说 Sidekick 是有史以来更好的手机。佩吉非常希望看到一款更好的手机问世,他知道这正是麦可法登和我们这群人努力的方向。会议结束时,他们说:我们愿意帮助你们。」

与三星与HTC会面

与Google的会面令人鼓舞,但对Android团队来说,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成果。

然后在3月份,他们去 Google 参加了另一次会议。这一次,他们提供了展示内容,并分享了更多他们的计划。

在那次会议上也没有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但 Google 更明确地表示,他们希望帮助Android这家初创公司。

当时,该团队同时还在寻找潜在的制造合作伙伴。他们去了韩国和台湾,参观了三星和 HTC 的设施。

当时在与三星的会谈时,三星手机部门主管K.T.Lee表示有兴趣引入 Android。西尔斯描述了这次会议称:「K.T.Lee 告诉其我们团队他的决定,所以我们本来以为这事情已经成了。但后来我们会见了10多名他们的中阶经理团队,他们问:谁来构建你们的作业系统?当我们回答说布莱恩时,他们笑了。光是在三星,他们有300个人在开发自己的作业系统。」

三星询问 Android 团队他们是否在做梦。西尔斯说:「不,真的,布莱恩和其他几个人负责构建作业系统。」他们问这怎么可能,「我们回答说,这不仅是可能的,而且布莱恩已经在 Sidekick 上实现了。」

商务会议结束后,三星举行晚宴庆祝新的合作伙伴关系。但 Android 团队后来了解到,这笔交易,还必须要等到他们从电信商那里获得订单才算数,西尔斯承认,这根本不是一笔交易。

双方最终没有达成协议,但他们确实确立了设备名称。当他们后来选择了后来成为G1的设备时,他们给它起代号「Dream」,以纪念那次会面。

之后从韩国出发,Android 团队飞往台湾,在那里他们会见了 HTC 首席执行长周永明。西尔斯记得那次会面:「布莱恩无意中听到了,周永明提到了希望获得我们第一款装置的独家经营权。」

Google的第三次会议

该团队继续向风 *** 司推销,并取得了一些成功。之后,Google 邀请他们参加了第三次会议。

这次,房间里有更多的人,麦可法登和他的团队原以为他们是来介绍公司自上次会议以来所取得最新进展的。但在演讲进行到一半时,西尔斯发现,Google 是想要买下 Android。

会议一转风向,变成由 Google 向他们推销的会议。 Google 表示,如果 Android 同意被收购,其表现会比其他情况好得多。他们不必应付风险资本家的要求,也不必向客户和营运商收取专门服务的费用,只需将作业系统做好就好。

事实上,这将比免费更好:Google 从搜寻中获得的收入或许可以与营运商分享。因此,他们可以与营运商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而不是向营运商推销某些东西。 

Android 团队最终与 Google 敲定了收购协议,该团队于2005年7月11日正式加入 Google。几周后,他们再次展示了自己的简报,这次是在 Google 的内部会议上。

斯威特兰回忆这次会议:「我们展示了简报,麦可法登做了演讲。我记得当他谈到如何商业化的事情时,佩吉打断了他的话,说:别担心!我希望你们能造出更好的手机,剩下的我们来解决。」

 

转载请注明出处:admin,如有疑问,请联系(澳5/澳10客服 )。
本文地址:http://www.a5x0.com/post/210.html

  • 评论列表:
  •  ug开户(www.ugbet.us)
     发布于 2021-11-23 00:01:19  回复
  • 自10年前希腊爆出主权债务危急以来,希腊民众就一直对默克尔感应不满。由于德国主张希腊必须实行严酷的缩短措施,作为获得国际救助的条件。想和你学写文
    •  ug环球开户(www.ugbet.us)
       发布于 2021-11-23 08:46:59  回复
    • 新2网址www.huangguan.us)是一个开放新2网址即时比分、新2网址代理最新登录线路、新2网址会员最新登录线路、新2网址代理APP下载、新2网址会员APP下载、新2网址线路APP下载、新2网址电脑版下载、新2网址手机版下载的新2新现金网平台。新2网址登录线路最新、新2皇冠网址更新最快,皇冠体育APP开放皇冠会员注册、皇冠代理开户等业务。

      实力碾压别的文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